12岁男孩独自办父亲死亡证明,将自己送进孤儿学校,背后的故事让人心酸
首页微信精选12岁男孩独自办父亲死亡证明,将自己送进孤儿学校,背后的故事让人心酸

马玉轩/新文化报


新文化报11月22日消息,2017年11月16日下午3点左右,长春市富锋派出所,赵警官正忙着工作。伴随着“吱嘎”的金属摩擦声,她知道有人进屋了。抬头一看,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穿着蓝色外套、红色裤子,身边没有大人。进屋后,孩子的动作让赵警官心生好感,他回头轻轻扶了一下门。


“一看进屋的是个孩子,我其实挺惊讶,因为很少见到这么小的孩子自己来派出所。看得出孩子很有素质,很多大人进屋都不会顺手关门。”经过了解,赵警官得知男孩叫小雷(化名),是想给父亲办死亡证明,目的是去孤儿学校念书,这让她心里“咯噔”一下,小雷到底遭遇了什么?


“小雷说话时特别平静,我问什么他都能对答如流,思维和表达非常清晰。他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不舒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怎么会变得这么……”赵警官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小雷,她的孩子与小雷年纪相仿,却有着天壤之别。从警13年,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个12岁孩子独自到派出所给父亲办理死亡证明。


“根据我的工作经验,小雷还需要一个新户口,我知道他还在上学,是请假出来的,很不容易,所以我用自己的钱给他办了一个新户口,还给了他100元钱。”赵警官说,小雷是双手接过去的,头微低说了声“谢谢”,语气依旧十分平静。“在他脸上我根本看不到情感的波动,不像其他孩子情绪都写在脸上。我能感觉到,他心里记下了这事,他确实需要帮助。”


本文图均为微博@新文化报 图


暴躁的父亲和缺位的母亲


小雷的父亲是今年走的,65岁。20多年前他第一任妻子因故离世,留下了3个男孩。在孩子们眼中,他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经常打骂他们。他住在农村,后经人介绍与同屯一名女子相识,并于2001年结婚。2005年左右,妻子怀孕,当时他已经53岁了。这个孩子就是小雷,他几乎是在全家人的反对声中出生的。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出生对家里是一件不好的事,母亲总是骂骂咧咧的,有时候我在床上翻个身她都要骂老半天。”小雷说,母子间很少有亲密接触,就连送他上学,母亲也经常开小差,扔下一句“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就半路离开。小雷知道,很多时候母亲是去打麻将了,那时候他对母亲的行为并不太理解,“妈妈都是这样的吗?”


与母亲相比,小雷更愿意跟父亲相处。他放学回家的时候,父亲会说:“我大儿子回来了,饿不饿啊?”有时候父亲无缘无故发火,小雷就会给几个哥哥打电话。


小雷的父亲经营一个水电焊修理铺,在他眼里,父亲是这方面的“大拿”。“那时候他干活,我就在旁边看,他还会教我,连看带捅咕,我也学得差不多,很多东西自己就能做。”小雷说,他把家里的电器拆了个遍,电视机他就拆了三回,因为总会跳台。如今,家里的铁架床有三分之一是他自己焊接成的,他说一些简单的东西只要有图纸他就能完成。



“我怀疑他快不行了”


2012年,小雷的父亲因患上类风湿等多种疾病,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的经济状况更加糟糕,争吵也越来越多。


“我爸的病可多了,比如类风湿、气管炎、肺气肿等等,后来我家基本上就靠低保和别人给的钱生活。”2014年10月19日,这个日子小雷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他发高烧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后发现母亲不在家,然后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在亲戚家一会儿就回来。等到晚上,母亲仍没回家,小雷再打电话就关机了。


第二天,父亲到派出所报案,而母亲这一走就再也没回家。2015年的一天,小雷从学校回家,父亲告诉他,母亲打来电话说要离婚。两年过去了,小雷描述这些事,情绪非常平静。“我就知道她会那样,这个妈,到底有什么意义?”


2015年5月20日,父亲提出要去参加小雷的运动会。可是,直到运动会结束他也没见到父亲的身影。“那天我跑步得了一等奖,特别开心,本来想跟父亲炫耀的,可是左等右等他也没来。”


当他回到家时,发现父亲打满石膏的腿。原来,小雷父亲骑车去学校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腿部骨折。父亲这一躺就再也没起来。于是,小雷承担起了生活的全部,照顾父亲还要照顾自己。2017年10月1日,他在学校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父亲满口胡话,好像出现了幻觉。小雷被吓坏了,这也让他突然联想起曾经的经历。“以前在农村见过,有人说胡话,结果没几天就去世了。所以那次我回家看见我爸的状态,我怀疑他快不行了。”在那一刻,小雷的心里还有一丝希望,但当他注意到家人已经在给父亲准备后事,意识到已经无法改变这一切。


“他罪遭太久了,走了是去享福了”


2017年10月20日,父亲突然剧烈地喘气,手足无措的小雷急忙联系了哥哥。


父亲被送到医院,医生说必须进重症监护室。最终家属们决定,放弃治疗。“家里本来就没有钱,抢救也没什么意义。”小雷说这些的时候依然很平静,“其实,就算我有钱也可能不救我爸,他罪遭太久了,走了是去享福了。”


父亲去世后,就在家人研究他的去处时,又一个亲属离世了,而小雷原本是想去这位亲属家暂住的。最后,他选择到孤儿学校就读,只要能念书就行。“我知道亲属家条件都不好,而且总在别人家住不好,我能自己生活。”说完这些小雷的眼圈红了,只是红了好久却不见眼泪落下。


小雷的微信名叫“好人一生平安”,当问到这句话从何而来时,他的眼圈更红了。他死死咬着牙,双手攥拳,用一只手臂用力按住双眼。


“这是……我爸留给我的话……他说,好人会一生平安……所以……”小雷的眼泪最终也没掉下来,他说他很少哭,也不想哭。


11月14日,小雷和亲属在村委会副主任张振富的陪同下,到富锋街道社会事务科提出申请,到省孤儿学校就学,村里为其出具了相关证明。接到申请后,长春市朝阳区民政局、富锋街道先后向上级部门进行了报告,上级为小雷开辟了绿色通道。


11月20日,小雷被送到省孤儿学校入学。目前,学校给他安排了舒适的房间,并购买了新衣服,他很快就会融入到新的生活和学习中。今后,富锋街道和区民政局将持续关注小雷的学习和生活。同时,校方希望社会各界能给小雷提供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小学老师———
小雷很努力 他渴望读书


在小学班主任田老师眼里,小雷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在不理想的家庭环境下,小雷的成绩始终保持中上等。“他不属于那种天赋型的孩子,但是特别努力刻苦。他很少跟别人主动说自己的事,我也是一点点了解到的。后来他上了初中,我们虽然不经常见面,但小雷只要看到我就会热情地打招呼。”田老师说,自从知道小雷的特殊情况后,他便上报校领导,学校给了小雷很多帮助。


其实,小雷曾险些过早地离开学校。“小雷父亲病重后他经常请假回家,有时候是照顾父亲,有时候是办家里的事。”有一次,小雷离校好几天突然找到自己,带来的消息让人十分心酸。“孩子跟我说,他爸爸不想让他继续念书了,说家里情况不好,忙不过来。当时小雷跟我说了一句话,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他红着眼圈说:‘老师,我想念书。’”小雷的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田老师,经过多番劝说,他才没有辍学。如今,田老师知道小雷已经到省孤儿学校就读,他希望小雷能继续完成学业,平安、健康长大。




本期编辑  邢潭


推荐阅读


MH370失联1354天:她仍在给女儿充话费,“他们却还在推卸责任”

回顾 | 江歌母亲和刘鑫见面始末

10岁女孩家中喝农药自杀身亡,遗书提及父母和老师

铁总追责!沪昆高铁贵州段个别隧道存在偷工减料等严重质量问题

郎永淳涉嫌危险驾驶一案已被检察机关诉至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