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大规模恶意退票之后 各方面都应该给一个交代
首页微信精选后来的我们大规模恶意退票之后 各方面都应该给一个交代

5月2日,同样遭遇“退票”的电影售票平台淘票票发布声明称,《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在该平台退票率是日常的三倍,除暂时关闭退改签服务外,承诺“过去从来不提供、未来也永远不提供无真实用户购票的后台批量锁场锁座功能。”

全文约3769字,阅读约需7.5分钟

预售票房1.2亿,首日票房2.8亿,排片占比超43.8%,同期上映三部国产片《幕后玩家》《战神纪》《低压槽:欲望之城》总共仅0.6亿票房——作为刘若英导演处女作,电影《后来的我们》截至目前票房已破10亿元,拿下今年五一档票房冠军。

然而,就在4月28日上映当晚,有消息指出,《后来的我们》疑似在各地出现大量恶意刷票和退票事件。

4月29日,猫眼电影官方微博发表声明,“截至4月28日23点,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的4.6%,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已将相关数据、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

电影局关注到上述反映后,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初步认定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5月2日,同样遭遇“退票”的电影售票平台淘票票发布声明称,《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在该平台退票率是日常的三倍,除暂时关闭退改签服务外,承诺“过去从来不提供、未来也永远不提供无真实用户购票的后台批量锁场锁座功能。”


▲《后来的我们》电影剧照。


▲电影局:《后来的我们》退票异常将严查 盘点票房注水5大“套路”。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

上映前“想看人次”创猫眼纪录


猫眼票房专业版显示,电影《后来的我们》在上映前就积累了巨大的热度与人气,想看人次高达91.1万,这一数字创造了猫眼历史纪录(第二名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81.1万;第三名为《复仇者联盟3》71万)。

加上影片两位主演井柏然、周冬雨的粉丝基础,导演刘若英的经典歌曲《后来》,屡次给该片加足热度,上映前一周预售票房突破5000万,上映前一天预售票房成功破亿,这一成绩甚至高于去年的现象级电影《速度与激情8》。


该片官微曾宣布,《后来的我们》是唯一首日预售破亿的爱情片。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影院会根据影片预售和上映表现进行排片。

“这部电影的预售成绩实在太好了,数据摆在那,你只能不断增高排片,再加上又不是IP,就是一部国产爱情片,预售水平赶上《速度与激情8》,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数据显示,五一档《后来的我们》多日预排片率均在50%以上。


数据显示,影片首日票房达2.8亿,打破《港囧》在三年前创下的国产片工作日首日票房纪录,并接近《战狼2》2.92亿的国产片工作日最高票房纪录。截至发稿,票房已破10亿。




━━━━━

猫眼46%退票订单“疑黄牛所为”


4月28日上映当晚,有消息指《后来的我们》疑似在各地出现大量退票现象,微博上及不少自媒体贴出影院工作群聊天记录,以及退票数据,质疑影片为争取高排片率做出不正当操作。

几小时后,猫眼电影官方微博声明,公布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已将相关数据、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关闭平台退票功能。


资深影院经理Y认为,1300万的数据、几十万张的退票数量,比正常退票数高出几十倍,尤其是体现在一部影片上,实属诡异。这个数字差不多赶上《战神纪》一日的票房,若是不正当竞争,会对观众的观影需求造成严重影响。


也有不少网友提出疑问,影片四个出品方中,包括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该公司也是影片的发行方。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由网络售票平台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共同组建,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同时兼任该公司董事长。

此后,猫眼平台声明,“54%的订单确定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这部分用户最终产生真实支付并消费。因改签业务在后台逻辑中分为‘先退票再购买’两个环节,故‘改签次数’加到‘退票次数’中,造成影城端‘退票数量’增加。”而剩余46%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我们将对刷票账号进行查封处理,对相关个人和组织追究法律责任。”


▲猫眼平台关于退票事件的说明。


刘若英工作室回复称,自事件发生以来,刘若英团队持续与片方和发行方沟通,强烈希望查出事实真相。《后来的我们》官方微博也发表声明,表示全程关注事件进展,希望彻查到底,水落石出。



━━━━━

淘票票首日退票率近日常3倍


名为“说真话不容易,做平台有担当”的声明中称,“淘票票2018年整体退票率是3.17%,《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的退票率为9.16%,接近日常退票率的3倍,远超同期上映其他影片及日常退票率。”

数据显示,2017年国庆档、2018年贺岁档和春节档,淘票票平台退票率分别为2.29%、1.43%和4.30%。而该片的改签率2.11%已超过日常改签率(2018年整体改签率为0.63%)的3倍。“两项指数均存在无法合理理解的异常。”

对于“改签”一项,淘票票还在声明中做出详细解释,“淘票票和其他平台的通行做法是:改签是先买后退,并不是先退后买,所以这类改签数据并不会计入真实退票数据中。”

事件发生后,淘票票暂时关闭全部退改签服务,“五一假期期间受此影响,覆盖数十万观影用户,涉及影院数千家,影响档期所有电影”。知情人向透露,“大规模退票会损害平台的经济利益和品牌信誉,以往退改签比率和机票退改签差不多,但这次直接后台预警,大量用户投诉,让平台承受巨大压力。”

据了解,淘票票专业版拟在新版本中推出“票房异动预警”功能,“包含退改签异动预警、场次锁定异动预警、上座率异动预警和想看数异动预警四大功能。其中,退改签异动预警可以从根本上规避此次出现的异常退票事件,帮影院和片方在第一时间识别哪些是正常退票和改签,哪些是恶意刷数据,还原数据的真实性。”


淘票票相关人士还透露,这个监控平台之前就做了,但针对五一档的情况,只是计划把上线时间提前,希望能帮助影院提高排片的合理性和准确性。




━━━━━

影院排片多受预售票房影响


近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件询问多家院线,某连锁影院经理透露,旗下有三家影院退票率高达15%。

部分院线表示确实存在退票情况,但在部分影院内体现不明显。例如首都电影院旗下的7家影院,因未开通第三方退改签票窗口,所以几乎没有出现退票情况。

深圳环球国际影城公开发表声明,谴责大规模退票事件给影城造成的损失,并规定只允许每个场次4张票的改退签权限,影城也不接受任何渠道商的退票处理。

对于“恶意退票”一事,有院线经理表示,此前也有类似操作,只是这次规模太大才引起轰动,“以往‘幽灵场’‘锁座’起码还可以让影院收到真金白银。但大规模退票不仅占有预售的真票房,后台却退了这部分预售成绩,影院并没有收到钱,反而因为虚高成绩大量排片,想看的观众因为票已售出看不到,两败俱伤。”

“大规模退票确实是不正常的竞争手段。影片通过大面积、大规模地购入预售票,以预售票房数据来鼓舞院线进行超高排片。再于上映当日或上映前进行大批0手续费的退票,场次售出的同时,真实用户购买无法取消,把损失全部转移到影院端。”票房分析师罗天文表示,这种操作总结起来就是——“以火爆预售拉高排片”“真实观众进不了场”,最终“假数据离场”。



━━━━━

电影局已约谈片方 “查明将严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国家电影局在关注到上述反映后,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据悉,4月29日,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

电影局相关负责人称,无论哪一部影片,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


根据《电影促进法》相关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影入市统计电影营销收入,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


此外,电影局副局长李国奇曾提到,“电商的主要问题在于技术优势和信息优势不能损失其他方面的利益,电商发行不能造成新的不公平竞争,票补、结算、分配等要依法依规、厘清行为边界。”他表示,推动形成更为合理的市场秩序和规范是下一步电影管理工作的重点之一。




━━━━━

“制造虚假的火爆来绑架排片”


如今,中国影市进入互联网时代,电商平台的到来、线上宣发和电影数据都给市场带来了不少改变。早前北京电影节上淘票票就发布数据指出,目前中国网络购票观众的数量已达80%甚至更高。随着银幕和影院数量的飞涨,院线也更依赖于线上购票平台的支持。

业内人士纷纷表示,以超高的预售成绩和火热的票房换得超高的排片,大规模买票再退票改签实在是不正当的手段。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提到,一是售票平台参与电影发行的尴尬,会影响影片的真实表现。二是连带影响大,预售数字和不断破纪录确实给影片带来不少票房收益,回想《前任3》首日票房并不出彩,从市场规律来说“如此火爆”确实有待考究。



针对淘票票发布的声明,票房分析师罗天文提到,比整体退票率高出三倍确实非常夸张,但以档期的退票比率对比和单片首日的退票比率并不是完全合理,“有异常是肯定的,而且从该片的单日票房来看也存在不少问题。”

他表示,事件发酵至今还需继续跟进等待电影局的调查结果,也希望相关平台进一步地公布数据结果,影院各方也可以继续提供数据支持,“这个事件不应该慢慢地在票房高数据下画上句号,各方面、各行业都应该给一个交代,让电影回归真正的纯粹。”

蒋勇也表示,“这样的行为实在不可取,可以说制造虚假的火爆来绑架排片,再继续占取市场份额,几乎没有一方能够获得真正的票房收益,反而体现出电影的虚假繁荣。”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滕朝

编辑 吴冬妮 李骁晋 校对 翟永军


值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


推荐阅读:

办公室有小说、盆栽,怎么就成了作风问题?

《水浒传》主创20年来最全聚首,再唱《好汉歌》令人泪目!

“运毒”出境的中国女孩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重案组37号”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