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里的蔡明,晚节不保?
2022-07-22
首页微信精选热搜里的蔡明,晚节不保?

来源:槽值(caozhi163)


“一个演员,把自己的名字活成一个形容词,是种怎样的体验?”


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这个问题,可能没人比蔡明更有发言权。


“男明星的最终归宿是赵本山,女明星的最终归宿是蔡明”。


用这话形容娱乐圈女明星“整容”“状态差”,早已是观众熟知的句式。


曾几何时,因为这一“调侃”,蔡明几乎成了“岁月从来败美人”的代名词。各路娱乐八卦里有她,吃瓜群众的讨论里也有她。


本以为这个标签可能会一直继续下去,但就在前几天,有网友接连宣布了两个爆炸性消息。


第一,火遍整个b站、刚过完两岁生日的虚拟主播“菜菜子”,外表是妙龄二次元少女,声音却非常像蔡明老师。


确定???/图源:b站


第二,这个菜菜子,好像真的是61岁的蔡明老师本人。


萌萌的娃娃音、突破次元壁的形象……


任谁也不会想到,曾经的“马大姐”,会和火遍b站的虚拟偶像画上等号。


“宁愿相信这是蔡明老师的女儿/虽然她只有一个儿子……”


眼看直播间里的祝福不断刷屏,Z世代的年轻人成了菜菜子的铁粉,一批批“老观众”则表示“死去的回忆忽然攻击我”——


蔡明,你还有多少惊喜是观众不知道的?


“怎么又是蔡明?”


把时针拨回1996年。


这一年的春晚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十分特别的小品《机器人趣话》。演员是“金牌搭子”蔡明和郭达。


演出内容非常有创意。


找不到老婆的郭达,赶时髦买了一个“毛阿敏同款”的机器人对象:希望对方既能温柔听话,又能善解人意;自己既可衣来伸手,又可饭来张口。



可没想到,刚安排上机器人就出了毛病……


善解人意时,她被嫌热情过分直白清醒时,她被嫌说话太过犀利,因为他的反复无常想一出是一出机器人最终失控


状况百出,啼笑皆非。


其中不但反思了人工智能的弊端,又探讨了婚恋市场中男女的不对等关系,拍出了《黑镜》《爱死机》一样的科幻感,至今让观众念念不忘。



哪怕现在回看这个小品,你都会发现这是如此先锋、大胆的尝试。


多年以来,每当类似的话题登上热搜,《机器人趣话》总会成为热门评论的常客,成为触发那一代观众记忆的关键词之一。



当然,这也成了后来蔡明以“菜菜子”形象爆火的契机。


2018年,有网友在小品《机器人趣话》的评论区留言:你连麦遇到的娃娃音不一定是萌妹子,也有可能是蔡明老师。


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是开玩笑,放蔡明身上却不见得,因为短短两年后,这个预言就成真了。


当时,蔡明受邀参加一档名叫《花样实习生》的综艺,和90后的同事们一起策划活动。


录制中,有人提议蔡明可以一个设计出虚拟形象,然后就和蔡明把这个想法一直细化到真正实现。



2020年7月,菜菜子的第一支视频投稿成功,蔡明的新身份也随之诞生。


蔡明说,她想用菜菜子这个身份,跟年轻人聊聊天,听他们说自己的快乐,也分享一些来自“朋友”的建议。



在直播间,蔡明经常借菜菜子之口讲一些演艺圈里的趣事。


有时,会拿老搭档郭达的日常经历开涮,分享他“买个600年前的紫砂壶,结果被染成紫砂掌”的糗事。



有时,会和另一位“老伙计”潘长江连麦,玩笑自己,娱乐大家。


某回下播之后,潘长江表示也想加入,问菜菜子能不能有个老伴儿。


蔡明深谙虚拟人物的人设要求,直接严肃拒绝了这门婚事。



从线下到线上,蔡明充分贯彻自己的“喜剧人”人设,绝不越“雷池”半步。


这是“菜菜子”成为新晋顶流的秘诀,也是蔡明本人恪守的做人准则。


当演员当了大半辈子,没有人比她更知道尊重观众的重要性。


虚拟和现实要分清


对于自己的虚拟偶像是蔡明这个情况,粉丝的评价可以一言概括:


“说不上来的震惊与奇怪与肃然起敬。”


图源:微博


“有点奇怪,但又很合理”、“意料之外,又好像在情理之中”,在关于蔡明的讨论中,常常会出现这样的话。


毕竟,这不是蔡明头一回给观众“惊喜”了。


2016年,一则关于蔡明的娱乐新闻,不知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当时已经55岁的蔡明,穿着一袭黑裙,涂着烈焰红唇,为《男人装》拍摄了一组“热辣”写真。


拍摄花絮里,她对着镜头大方展示着自己的身材,颠覆了以往在观众心目中的喜剧形象。



消息一出,直接把蔡明送上了风口浪尖。


嘲笑她“晚节不保”的声音有,“看不出一丝美感”的差评也有。



这件事造成的冲击,甚至两年之后还在继续。


后来蔡明上《吐槽大会》,李诞专门提起,说希望老年人保重身体,不要着凉。



蔡明倒是很轻松地回应:你们都别大惊小怪了,这都是小场面。



不是蔡明不谦虚,对于这位传闻中的“春晚钉子户”“上过最多次春晚的人”而言,这些确实算不得什么。


更新潮的玩意儿,她早就玩过了。


春晚舞台上,她演过,外国人、机器人、少女、老太太;也曾被称呼为“百变女演员”“争议最多的喜剧女演员”……


蔡明,可以说是真正“乘风破浪”过来的。


“被嫌弃的菜菜子的前半生”


和被称为一个喜剧演员相比, 说她是一个“悲剧”演员,可能更恰当一些。


起点高,作品多,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


12岁时,电影《海霞》剧组来到蔡明所在的学校选角,一眼就选中了她出演幼年女主一角,开启了她的演艺之路。


蔡明剧照


后来遇到“贵人”陈佩斯指点,蔡明又往前进了一步。


1990年,陈佩斯邀请她入他和朱时茂的小品《普蒂尼的长发》。



对于蔡明而言,这次合作意义重大。


这部作品,让观众们都认识了一个灵动的女孩;也让蔡明受到了陈佩斯的鼓舞:你很有喜剧天赋,以后一定要去试试演小品。


蔡明是有喜剧天赋的


有了陈佩斯的肯定,同年,蔡明就正式和郭达搭档,开启了自己的小品之旅。


《黄土坡》中,她扮过跟随男友来中国的洋媳妇,张嘴就是一句“同志爸爸”;


《梦幻家园》中,她又成了业绩不佳的售楼小姐,坑蒙拐骗,嘴里没一句实话,问就是那句经典台词“这是为什么”。


从80岁的老太太到十几岁的少女,从大明星到农村妇女,蔡明塑造的角色数不胜数,在喜剧的路上也越走越远。


1993年,参演《我爱我家》,她成了“时髦精”郑燕红;


Lady Gaga的蝴蝶结发型,蔡明早就在《我爱我家》里梳过了

2000年,为她量身打造的《闲人马大姐》上线,她又成了整天忙东忙西、热心帮街坊处理难题的马大姐。



光演戏还不过瘾,蔡明还喜欢唱歌。


许多人不知道,她还开过个人演唱会,涉猎的风格非常多样:豫剧《花木兰》能唱,黄梅戏《女驸马》也能唱,模仿起田震更是一绝,田震本人听了都说像。


郭兰英老师听了蔡明的演唱,晚上10点多给她打电话,说她特别开心,很久没看到这么用心唱歌的人了。


有一次,蔡明去电台录节目,随口答应要给出租车司机们录一首歌。


过了很久,一个司机师傅逮住机会问她:“蔡明你给我们的那个歌什么时候出来啊?”


蔡明特别感动,赶在五一劳动节前发了那首《等你回家》:“打开收音机听路况信息,猜猜你在哪里;咱们全家的照片在你车里挂,安全驾驶你可别忘啦”。



后来有媒体问她,是不是打算往歌手发展了。


蔡明说:一个人的潜力可以慢慢挖,我还有好多潜力,就是没时间挖。


事业上,蔡明成了国民度极高的喜剧演员;爱情上,她的故事也颇为美满。


23岁那年,已经进入北影厂剧团的蔡明,结识了中国广播艺术团青年导演丁秋星,两人热恋后步入婚姻殿堂,还有个可爱的儿子。


为了蔡明能专心演出,丈夫后来决定挑起家庭重担。


图源:南国都市报

家里的事情搞定了,蔡明在事业上更加不遗余力。

为了更好地出演机器人的角色,曾经两个月不吃一粒米,就为了让自己的身材更符合形象。


在郭达打开箱子的那一刻,她站起来时眼前全是黑的,“但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绝对不能倒下。”


为了符合形象,蔡明的腰围瘦到一尺六


一次拍摄,她得了急性阑尾炎,为了不耽误拍摄,她就往水袋里灌了滚烫的水贴在肚子上止疼。


“国家一级演员”的修炼之路,蔡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过来。

 

二十几年来,春晚一直是蔡明表演生活中的“重头”。


春晚的时间表很紧凑,每年8、9月酝酿剧本,11月进组训练,再到白热化的排练备战,磨台词、对剧本。


“每一句小品中的台词产出都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文稿改三四十次算少的,最多一次改了八十多稿”。


图源:人民网


蔡明28次登上春晚,28年都是这样度过的,也没什么惨不惨一说。


让她感到孤独的时刻,是小品的路上她逐渐变得“形单影只”。


2000年,赵丽蓉去世;2005年,高秀敏去世;2008年,宋丹丹退出春晚;2012年,赵本山退出春晚……又几年,老搭档郭达也要退出了。


以前,每年春晚前一帮人都会到央视开会,现在开会办公室还在,长桌子也还在,对面的位置却一个个空了。


老朋友们一个个离开,蔡明的心也空了一块。



后来,蔡明听了郭达的建议,找到了新搭档,潘长江。


2013年,随着小品《想跳就跳》中那句“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玩什么聊斋”,她转型成了一个“毒舌女王


只是观众还是“看腻了”,有人叫让她“滚出春晚”,有人说她“一点都不好笑”。



蔡明并非没感觉到这些瓶颈。


对于一名演员而言,舞台上的表演,像是一项风险投资。


观众能否接受、是否喜欢、会不会愿意花时间坐在那里,把节目看完,都是说不准的事。


时间久了,有媒体说:“百变”是她的标签,也是她在小品领域没有一个“顶峰”的遗憾。



在赵本山和赵丽蓉仍在舞台的那些年,蔡明从未拿过春晚小品的一等奖。


“既生明(蔡明),何生丹(宋丹丹)”的对比也如影随形。


1995年,蔡明在小品《父亲》中扮演一个为了成名,故意隐瞒身份,甚至不认贫穷父亲的女明星“海伦”。


演出后观众反响热烈,但最终仍没获奖

后来的采访中,蔡明难掩失落:“一个人最大的幸福在于被需要,被亲人需要,被朋友需要,被观众需要。”


如果观众不需要,那么演员的意义是什么呢?


可惜,直到告别春晚舞台,蔡明也没能成为“第一名”。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2019年,蔡明最后一次在春晚亮相。


和葛优、潘长江的等演员表演了小品《“儿子”来了》,进行了一波“反诈宣传”,转年便传来了她告别春晚的消息。


关于她离开的原因,众说纷纭。


年龄渐长,无法支撑高强度的表演;观众不买账,节目没新意,所以被毙……


心理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2018年,她的父亲去世,第二年,疼爱的外甥女也离开了。



无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喜剧演员蔡明,确实是离开了春晚的舞台。


那一年,反倒是观众异常不习惯。


相伴多年,蔡明就像是除夕夜团圆饭上的一道必备菜,或许不能合所有人的口味,但是必须得有,那是一种关于过年的仪式感。


可越是这样,蔡明似乎就越蒙上了层“悲情”的颜色:她还在春晚的时候,似乎不被待见;她离开了,又被怀念起来。


有人说,“没了蔡明,春晚可能差点意思”;也有人说,“离了春晚,蔡明绝对差点意思”。


问题的答案,我们也都看到了,闲不住的蔡明才不管那些。


怀疑的声音还未落地,蔡明就摇身一变,成了网红菜菜子。她在59岁的年纪,拿起台本挑战动漫少女音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当了一辈子演员,蔡明依旧以诚恳的姿态面对着观众。


大家给她的“评语”倒也有趣:“看菜菜子,总有一种外表萝莉,实则是经历千年岁月的隐世高人的感觉,很神奇,很可爱。


这是对菜菜子的评价,也是对她本人的肯定。


百变蔡明


《吐槽大会》中,杨笠曾爆料过说服蔡明接受稿子的秘诀,就是跟她说:


“这个东西,年轻人喜欢。”


所以你看,与其说她是跟风、不服老、闲不住、瞎折腾,不如说她喜欢新鲜事物,始终和时代、和观众走在一起。


哪怕在尝试的过程中“摔得啪叽啪叽的”。


蔡明对自己的吐槽


“人嘛,无外乎一辈子就活两件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蔡明就做到一件,再做另一件。


戴上假发套,她是热心肠的马大姐;穿上露背装,她是性感女神;在屏幕后面,她又是菜菜子的“中之人”。


中之人,一般指操纵虚拟主播进行直播的人,也泛指任何提供声音来源的工作者


“不会有人永远年轻,但有人永远可以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蔡明从没有被困在任何一个套子中。


至少,每当外界为她竖起一个新靶子时,她已经又往前多走了一步。


本文转自网易新闻公众号“槽值”,情感八卦吐槽,能走心也能讲道理的妹子,既能提笔写文,也能教你把妹撩,关注槽值寻找共鸣。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微博@槽值。


 免责声明: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