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出轨小鲜肉,不料却遭如此折磨……
首页微信精选已婚女出轨小鲜肉,不料却遭如此折磨……

“嗯……嗯啊……”

 

    女声骤然响起,然后,是绝对刺激人眼球的男人和女人的肉搏大战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蓝景伊一怔,虽然,她早就知道她丈夫陆文涛和陌小雪两个人的交往,但是,却从没想到会有透过录像看清楚他们在一起的画面的这一天。

 

    蓝景伊手绞着衣角,静静的望着电脑里的镜头发呆。

 

    维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了,她不知道,她的意识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有,脑海里的男人,她的丈夫,陆文涛,一个帅且冷酷到极致的男人。“快来看呀,小区的宣传墙上都是照片,还有横幅呢,快来看呀……”窗口传来一道有些兴奋的女声,也打断了蓝景伊紊乱的思绪。

 

    可不管是谁,都与她无关,她只想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避开所有的硝烟迷乱。

 

    可,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就在她继续的安坐在电脑前关掉邮箱收到的那段录像而选择只看着陆文涛的照片发呆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了那女人的声音,“蓝景伊,你在房间里吗?你快下来,是你丈夫和另一个女人……”

 

    心,激棂一跳,条件反射般的,蓝景伊站了起来,随即,冲到阳台上,楼下的宣传板前人群熙熙攘攘,绝对比菜市场还热闹,每个人都在一边看着宣传板上的内容,一边窃窃私语的八卦着。

 

    “是陆文涛,他不是蓝景伊的丈夫吗?他怎么跟一个女人手牵手的走在一起呢?”

 

    “你瞧,那女的长得可真漂亮。”

 

    “这女人有点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才在楼下喊蓝景伊的大妈自言自语着,可她天生的大嗓门就是把一切都传递到了六楼楼中楼阳台上的蓝景伊的耳朵里,即使离得远根本看不清,她也猜到了宣传板上都贴了什么了。

 

    鸵鸟一样的转身,鸵鸟一样的倒在了床上,她不想理会楼下的骚乱,那些,都跟她无关,看来,老天多少还是公平一点的,这样揭穿了陆文涛和陌小雪才是对她这个正牌妻子的一点安慰吧,陌小雪偷了她的丈夫,陌小雪遭了天遣了,不用她出手,就被人给曝光了,这是天意,这是陌小雪活该。

 

    躺在房间里冰冷的大床上,床很大,这是婚床,可以让结婚的男人女人随意的在上面滚来滚去,不过,这不包括已是夫妻的她和陆文涛。

 

    他们,只滚过一次。

 

    确切的说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滚床单,只是她躺在他的身下,被喝醉了的他当成了陌小雪……

 

    一切的记忆,除了痛就是痛,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一直痛到了这一刻,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门,好象开了。

 

    陆文涛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然后,停在了床前,当蓝景伊淡淡的睁开眼睛时,睡衣的衣领已经被扯起,掐着那软薄布料的手在收紧,陆文涛仿佛想要掐死她一样的低吼着,“蓝景伊,你如愿了,你就是想要诽谤我和小雪,是不是?可她不是小三,你才是。”

 

    她是小三吗?

 

    她皱眉,她现在的身份是他合理合法的妻子。

 

轻轻的一笑,“如果我说楼下的那些与我无关,你信吗?”

 

    陆文涛回首,眸光落在她还未来得及关上的电脑屏幕上,手一指那里,“楼下贴的照片与你电脑上的一模一样,蓝景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卑鄙到去找侦探社跟踪我和小雪,你这样有意思吗?”

 

    真冷的表情,冷的仿佛要冻僵了她的身体,她是真的没有做过那样的事,咬牙,她沉声道:“我没有。”“好,我现在就查,若不是你,那就是我冤枉了你,若是你,蓝景伊,你会不得好死。”他狂吼着,象是一只野兽,只是强忍着才没有撕烂她。

 

    蓝景伊静静的躺在床上,陆文涛开始打起了电话,他在吩咐手下去查,她知道,以他的能力,查这些,真的很快,也许用不上半个小时他就能查到一切了。

 

    可,她真的是低估了陆文涛那些手下的能力,不过是十几分钟,陆文涛的手机就响了,也打破了一室的沉寂,陆文涛冷峻的脸上渐渐的泛起了波澜,边听着电话边走到了电脑前,“好,我开邮箱,你发过来,全部扫描发给我。”

 

    电话挂断了,蓝景伊无声的坐在床前看着他打开了邮箱,然后,开始接收一个又一个的文件,再打开来一个个的扫视过,然后,他背对着自己,冷声道:“蓝景伊,你自己过来看。”

 

    蓝景伊没有动,不用看她也从他的口气中猜到那些文件和图片代表了什么了,再联想起自己之前收到的那个邮件,她的头一痛,果然,她又被算计了,“我说了不是我,信不信由你。”说完,她翻身扯过被子盖过头顶背对着他,她真的不想再面对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了,她累了。

 

    “啊……”可她才躺下,落在被子外的长发就被揪了起来,让她被迫的坐起,面前,是男人盛怒的一张脸。

 

    “蓝景伊,我给你的十万块呢?”

 

    卡里存着呢,她从来都没动过他的钱,那张卡一直都在抽屉里。

 

    “不说是不是?那你看这是什么?”陆文涛扯着她的发硬是把她扯到了电脑前,面前是他给她的那张卡的网上银行转帐记录,上面清清楚楚的注明她转了十万块给一个陌生人,时间是昨天。

 

    唇张了又闭上,她最终选择了沉默,不是她,真的不是她做的,十万块去请侦探社,她脑袋进水了是不是?

 

    有那十万块她可以自己跟踪拍照了。

 

    “小雪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她一没威胁到你陆太太的身份,二也没做诽谤你的事情,可是你呢……你……”陆文涛吼着,声音都颤了起来。

 

    蓝景伊笑了,真的笑了,她觉得这一切真的很可笑,明明不是她做的,可是,那个人却把一切都推到了她身上,是的,最有理由做楼下宣传板上那些的不正是她这个正牌妻子吗?

 

    即便是她做了,也无可厚非。

 

    可她真的没做。

 

    她受够了,“啪”,一巴掌挥过去,“陆文涛,我真后悔这些事不是我做的,其实,我早该做了。”说完,她看着目瞪口呆的男人转身就冲向了房门。

 

    “你给我站住。”一只手却在瞬间就捉住了她的,然后,用力的一掼,蓝景伊整个身体猝然被抛到了墙上,然后,沿着墙壁开始迅速的自由落体运动,“嘭”,她落在了地板上,痛,无边无际的袭来,舔了一下唇角的血意,她轻轻笑开,淡淡道:“陆文涛,我们完了。”

 

    既然不爱,那便放手。

 

    她黑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妥协。

 

    静谧,在这一刻给这曾经的婚房带来了诡异的味道,突然,他冷声吼道:“你休想。”

 

    门,开了。

 

    门,关了。

 

    房间里又空了,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仿佛,她的丈夫从来也没有来过。

 

    可,空气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却是那么的清晰。

 

    不,她要离婚,从没有一刻这么的想要离婚。

 

    爱情,在这一刻变得是那么的可笑。

 

    她若是再相信爱情,她就是傻瓜。

 

    踉跄的起身,踉跄的走到吧台前,颤抖着手为自己倒了一杯最烈的白兰地,呵呵,她想醉了,醉了才最好。

 

    可,直到喝光了吧台上的白兰地,她的脑子还是清醒的,酒精,在她的血液里就如同白开水,不具了任何意义。

 

    喝,她还要喝。

 

    触手摸过去,却只剩下了空瓶子。

 

    蓝景伊摸了手拎包就下了楼,夜,已经很深了,所以,她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陆文涛为她打造的看似金色的笼子了。

 

    满大街的霓虹闪烁,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一个闪烁的酒字,咂了咂唇,蓝景伊摇摇晃晃的走进了那扇玻璃大门,所经,一群小混混正蜂拥而出,“嘭”,她与人撞上了,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喝多了。”

 

    “妞,下次再撞本大爷,本大爷就上了你。”

 

    “哈哈,好。”既然是下次,那就无所谓,只要不是这一次就好,她笑,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风情万种,可那群小混混,却没一个接话,只见那个撞人的闪了闪手中的包,几个人便一轰而散,转眼消失在酒吧门前。

 

    蓝景伊挤过了人群,一屁股坐在了吧台前的椅子上,“小子,上酒。”

 

    “喂,给你喝这杯,不许吵他。”一个女人随手把她的酒杯放在了蓝景伊的面前,然后继续围观那正在调酒的酒保,一边欣赏一边自言自语着,“你看看,他调酒的动作真美,帅呆了,酷毕了,哈哈,小倾倾,我爱你。”

 

    蓝景伊白了那酒保一眼,果然绝色,调酒的样子还真的挺象那么回事,“嗝……”

 

    “喂,你打嗝的味道真难闻,你去那边坐,别在这里捣乱。”女人拎起她的衣领就要把她掷到一边去。

 

    蓝景伊火大了,才受了陆文涛的气,就许他养小三嫖女人,她也可以是不是?

 

    手猛的一推那女人,“滚,这个男人我要了。”

 

    “刷”,所有围观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在说:就凭你……

 

    “嘭嘭嘭……”,才调好的酒一杯杯的落在蓝景伊的面前,酒保从容不迫,淡淡笑开,“倾城不卖身,不过,若是有人调酒比我潇洒比我美味,那,又当别论。”

 

    哈,艳遇呀,期待吧,咱家小景伊一定要会调酒,不然,错过咧!

 

    “噗……”蓝景伊一口酒喷出去,不偏不倚,正喷在帅气酒保的黑色衬衫上,能把黑色穿得这样帅的男人真的绝了,手一指他,“你叫倾城?”

 

    “怎么?不可以吗?”他说着,两手撑在吧台上,俯首离她更近,让蓝景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哈哈,你不觉得有点娘吗?”

 

    “有钱难买我愿意,你管不着,对了,小姐你弄了我一身酒,怎么办?”小倾倾拽拽的扫视过她的身体,仿佛,她没穿衣服似的。

 

    “哈哈,好吧,我赔给你,一会儿结帐的时候一起算。”她今晚豁出去了,高兴就好,他陆文涛可以花天酒地,她才偶尔而为之,怎么也要痛快的。

 

    “OK,小姐一会儿散场了可别跑了。”小倾倾优雅的打了一个响指,那动作,真帅气。

 

    “让开让开,我要来调酒,小倾倾,我要是调得比你好,今晚,你要陪我。”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女人兴奋的挤到前面,手一拨拉蓝景伊,“一边去,我要调酒。”

 

    蓝景伊瞟了一眼女人,长相还不错,中上之姿,可是配合那一身的打扮就显俗气了,尤其是那十根手指上的戒指,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换成她是绝对不会戴成那个样子的,出门被人抢了事小,若是被砍了手指可就事大了。

 

    女人拿起了酒瓶,真的象模象样的调起了酒,那动作,多少还过得去,可,就在她准备收势将调好的酒倒进高脚杯里的时候,“啪”,一声脆响,她手里的酒瓶一个没拿稳摔在了地上,狼狈的溅了一地的酒液,她失败了。

 

    “轮到我了。”又一个女子争先恐后的挤上来,看来,这小酒保的人气真不错,可,这女人还不如刚刚那个,酒瓶才摇两下就不对了,好象是动作幅度太大手抽筋了,她尴尬的放下酒瓶,这下,再也没人敢上来试了。

 

    蓝景伊这才从容不迫的将杯中的酒一仰而尽,她笑着起身,看着吧台里正抱着膀子一付仿佛什么都不关他事的小酒保,他鼻梁上的那副超墨可真碍眼,若是拿下来不知道又是怎么样倾国倾城的一张妖孽脸,他一定以为这一群女人里面没一个会调酒的吧,蓝景伊端起了一杯酒,咯咯的笑开,“小倾倾,可不可以把你之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

 

    “可以,若是你调酒比我潇洒比我美味,今晚我就归你了。”他说着,还冲着她闪了一个电眼,十足的牛郎架势,看来,做这一行他应该是老油条了。

 

    “好,在座的各位姐姐妹妹可要给我做主了,若是他敢反悔我就庵了他。”说着,她也学着小酒保先前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呵呵,今晚就先来一个赤橙黄绿,明晚若是本小姐有空,再来调一个青蓝紫,不过,今晚他要归我,明晚他就归你们大家了,哈哈。”身体微晃的拿起酒瓶,她真的有点喝多了,可这并不影响她调酒,结婚半年了,她喝得最多的就是酒,无聊的夜晚就对着录像里的酒保学调酒,所以,那动作想要不熟练都不成。

 

    她白皙的手握着酒瓶,摇摇晃晃,晃晃摇摇,那些看热闹的女人先还是鄙夷的看她,看着看着就满眼崇拜了,“嘭嘭嘭嘭……”酒瓶落下,四种颜色,赤橙黄绿,分倒在面前的空杯子里,得意的手肘支在吧台上,她朝着小酒保勾了勾手指,“小倾倾,服不服?”

 

   酒意衬着她的眼睛格外的迷离,男人叫倾城,越想越是娘,越想她越笑,就在蓝景伊恍惚的看着那个帅气的让女人尖叫的男人的时候,突的,男人轻轻一动,蓝景伊只觉头被两只手轻轻的捧在了掌心里,隔着超墨,有一双深邃无比的黑眸正仿佛无限深情般的盯看着她的小脸,恍惚一怔的瞬间,男人的薄唇已经缓缓俯落了下来,就在冲天而刺耳的尖叫声中,那个小倾倾,他吻上了她。

 

    额头是他超墨触碰肌肤的冰冷,唇上却是热力四射的滚烫,一瞬间的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条舌已经灵巧的钻进了她的口中,肆意的带着一抹邪气席卷了蓝景伊的整个世界,她甚至来不及抗拒来不及推开这男人,他就这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她,而且,有愈吻愈热烈之嫌。

 

    空气,这一刻显得那么的弥足珍贵,蓝景伊只觉得满腔的热血都在往脑门涌去,她要窒息了,她要死了。

 

    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热烈的吻过,还是这么帅的一个男人,即便是没有爱情,可是,人类原始的本能的所需让她还是感受到了这吻的杀伤力,这吻,让她的心跳的确加速了。

 

    那唇,却在这时恰到好处的缓缓移开,闪烁的霓虹中,她看到了倾城唇瓣上水漾般的润泽,让她的心再次的怦怦一跳,却,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他道:“还满意吗?”

 

    蓝景伊的唇微张,这一瞬间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给她的吻不过是在履行他之前答应她的承诺罢了,酒意泛滥在心间,就当嫖男人好了,她灿烂的妖娆一笑,“接下来呢?”

 

    倾城略略一笑,“嗯,时间:今晚,地点:这个大厅,我都归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不,咱们做`爱?”

 

    “来呀来呀……”

 

    “亲一个,爱一个……”

 

    才喝过了酒的女人们尖叫着,大声的起哄,一付很希望他们来点限制级恶趣味的样子,就算是蓝景伊酒喝的再多,她也没胆子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来当众表演大片吧,况且,要是她表演的话,绝对会羞死一众女人,说实话,她对那个,真没经验。

 

    男人真是狠,原来要那个,只能在这大厅,狗屁的时间地点,他根本是做好了套吃死了她。

 

    “扑倒,扑倒呀……”身侧的女人狂喊着,无比的期待和热烈。

 

    蓝景伊脸红了,男人女人,一个比一个敢说,一个比一个疯狂,好吧,她怎么也不能表现的太烂,随手就握住了他的手,那只手修长而温暖,她轻轻一扯,他居然借着那力道整个人就跳到了吧台上,然后,跳下来一把抱住了她,薄唇微弯上一抹弧度贴上了她的耳珠,一股灼烈的男人气息喷吐而来,“宝贝,开始吧。”

 

    “来,喝酒。”她抢过吧台上才自己调的酒,一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送到他的唇边,“乖,喝了。”

 

    倾城就着她的手,“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那杯子里残余的酒,当然,薄唇紧贴的位置就是她才喝酒时唇沾上的那一点,静静的看着他吞咽酒液时那喉结的涌动,蓝景伊的脑海里居然闪过了一个词汇:性感。

 

    酒,真的是好东西,蓝景伊风中凌乱了,她扯着倾城就旋进了舞池,仿佛吃了许多许多的摇`头丸一样随着倾城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音乐,果真是带给人如梦幻一般的感觉的。

 

    蓝景伊在梦幻中迷失了自己,蓝景伊在梦幻中醉倒在了酒吧里。

 

    “哐啷”,一声巨响让正睡得香酣的蓝景伊身体颤了一颤,随即,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宿醉让她头痛欲裂,大脑当机了,迷离的眸子扫过周遭,“这是哪儿?”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这位女士,酒吧已经歇业一个小时了,说吧,你要什么时候付钱好让我们这些员工下班去休息呢?”

 

    蓝景伊这才看到身前倒地的椅子,原来,刚刚那声巨响就来自它身上,周遭有些熟悉,意识也终于在这一刻回归了,昨晚,她来了这家酒吧,她喝了不少,“倾城呢?”她问,她想起了那个如妖孽一般俊帅的男人。

 

    “下班了。”

 

    “哦,我要付多少钱?”手在身上糊乱的摸着,奇怪,怎么摸不到钱包,再摸,还是摸不到。

 

    “不用找了,你身上唯一值点钱的就是这个破手机了,送给这里的清洁工人家都不要。”

 

    蓝景伊“蹭”的站了起来,“那我钱包呢?是不是你们拿了?”

 

    “女士,你进来的时候身上没钱包,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放监控录像给你看,好了,两万块,一分不能少,你赶紧打电话让你家人送过来,不然,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酒吧。”男人抱着膀子,冷冷的看着她。

 

    两万块?

 

    她有没有听错?

 

    一晚上而已呀。

 

    蓝景伊眯了一下眼睛,“多少?你再说一遍?”

 

    “两万,快点,哥几个要下班了。”男子漫不经心的扫过蓝景伊,冷冷说道。

 

    “没有。”别说两万,她连一万都没有,陆文涛结婚时给她的十万块已经不翼而飞了,她自己的卡里只有三千多块,差了太多了,根本不够给。

 

    “没有?”男人咧了一下唇角,“那你男人总该有吧,嗯,打她男人电话。”

 

    立刻的,一个男子就捡起了蓝景伊的破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着,“呢称老公的,应该就是这个了,头,我打了呀。”男子嘻笑了一下,就开始拨起了手机。

 

    “别……别打他的电话。”蓝景伊这一刻后悔的想死,她是真的后悔结婚的时候心潮一澎湃就把陆文涛的号码署上了老公的称谓,早改了就好了,改成陈世美混帐王八蛋,那么此刻这些人也就不会一眼就挑出陆文涛的号码来拨电话了。

 

    头,越来越痛了,小倾倾,他会毁了她的,若是被陆文涛知道,不知又会有怎么样的狂风暴雨,看来,酒那东西,真的误事,她错了,以后再也不喝酒,但是这会儿,她却需要与酒有关的东西。

 

    蓝景伊一把抓起身旁的一个空酒瓶子,两步就窜到了那个显然是头的男人面前,“嘭”,酒瓶的底儿敲到了桌子上,碎裂的声音震得人的头皮发麻,还没等其它人反应过来,蓝景伊紧紧抓住酒瓶的瓶颈“刷”的就把带着尖刺的瓶底抵在了那男子的脖子上,“谁敢打电话,我就杀了他。”

 

    “大哥……”

 

    “头……”

 

    几个人先都是看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却谁也没想到不过是转眼间,这女人居然就连‘凶器’都自己制造出来了,急忙的就要冲上去摁住蓝景伊。

 

    “都给我站住,否则,我真要杀人了。”蓝景伊微眯了一下眼睛,手里残破的酒瓶真的用了点力的往那男子的脖子上捅了捅。

 

    “血,大哥,流血了,快放开我大哥。”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蓝景伊的身上,没想到这女人真凶悍,居然还真的动了手。

 

    静,酒吧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退后。”就在蓝景伊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应付的时候,被她挟持的男子突的一喝,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淡定的举起了手中的一枚遥控器,从容的冲着她道:“女人,你自己看你是不是应该付这两万块。”

 

    蓝景伊面前的大型屏幕上立刻跳出了昨夜酒吧里的画面。

 

    天,那是她,那是那个妖孽男小倾倾,他们居然舌吻了,然后,旋进了舞池,他搂着她的腰,两个人贴得那么近,她听见自己大声的高喊,“好,给你三千……”

 

    “嗯,两千……”

 

    蓝景伊张大了嘴,傻了。

 

    “你自己要给人家的就是一万三了,然后,再加上酒水,别的不说,就单说那四瓶X`O,你觉得我要你两万要多了吗?那还是倾城给你抹了零的。”

 

    原本,是她凶来着,她的凶器还在人家的脖子上,可是看过了录像之后,蓝景伊身子软了,手一松,“哐啷”一声,那残破的酒瓶就落了地,她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她真没用,她又惹祸了,她一直就是陆文涛的累赘,她就一连她自己都讨厌的米虫。

 

    “头,你没事吧?”

 

    “没事,给她老公打电话。”男人一挥手,冷声示意道。

 

    等待的时间是难捱的,但是,只要没死,她就只能等。

 

    陆文涛在电话那头是怎么回应的她都不知道,只是安静的坐在那把椅子上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

 

    “哐啷”,那是门撞在墙壁上的声音,那声音立刻吸引了暗沉沉的酒吧里的男人们的注意力,“谁?”

 

    蓝景伊徐徐抬首,黯淡的光影里,陆文涛迈着两条长腿朝着她大步走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以为陆文涛会朝她发脾气,以为他至少会在出离酒吧的时候直接把她丢在路边不管,但是,他居然没有,而是,站在清晨人潮涌动的马路边上点燃了一根烟,就那么的站在那里,若不是他身边的烟气在袅袅飘动,她会以为他是雕像。

 

    他不说话,他也不动,不住的有人从他身旁经过,女孩子是一定要看他一眼的,只为,他看起来真的很帅,当初,就是这张帅气的脸让她一下子昏了头的就答应了他的婚事了吧。

 

    结果,她现在是真昏了。

 

    烟气,萦绕在他周遭,她一动也不敢动的站在他的身旁,一直维持着他拉她出来的那个姿势。

 

    两万块,他眼皮都没眨,直接就“嘭”的丢在了那张桌子上,然后,转身拉着她就走,边走边吼了一句,“再让我知道你们纠缠她,全都TMD给我去死。”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他爆粗语,一瞬间,她的眼神迷朦了,看着他都是满眼的崇拜,她的男人,真的超帅的。

 

    但是现在,当他们真的离开了那酒吧的时候,站在他的身侧,她的腿却颤个不停,不为宿醉的难过,只为,她终于回归到了现实中,他摔在桌子上的那一纸袋不是纸片,而是,两万块钱。

 

    陆文涛很有钱,不过,他的钱从来不乱花,他说,他的钱全都是他靠自己的能力一分一分赚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所以,他可以给她住大房子,可以给她吃给她穿,但是吃穿够用就好,其余的,绝对不许浪费,但是现在,他就是为她花了两万块的冤大头的钱,蓝景伊甚至在想,等回了家,他会不会再次的把她掼到墙上去弄个头破血流?

 

    就在她恍惚的看着他发呆的时候,陆文涛突的扬手,随即,手中的烟头转换成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直奔几步外的垃圾箱,转身,他瞟了她一眼,“上车。”

 

    那一眼,让她的心恍惚一跳,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另一双超墨后面的眼睛,可那双眼睛,昨晚一晚她也没看见。

 

    真蠢,被那个小倾倾耍了,居然连人家的眼睛都没瞧见。

 

    车子开了,陆文涛还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她想,他是对她恨铁不成钢吧。

 

    蓝景伊乖乖的垂首坐在副驾上,心底里在暗暗发着誓,若是再让她遇到小倾倾,她一准会把满清十八酷刑招呼到他头上,“死男人,臭男人,贱男人,去死。”她嘟囔着,咬牙切齿。

 

    陆文涛歪头瞅了她一眼,“蓝景伊,我警告你,别再那么没品,自己蠢就罢了,你骂谁呢?”

 

    原来,他以为她骂他呢。

 

    她没骂他,可是,看着他抓狂的样子,她就想起了他把她掷到墙上的痛,于是,低头绞着衣角,没理他。

 

    车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静,竟给她窒息的感觉。

 

    突的,黑色的宝马一个急刹车,就在蓝景伊愣了一下还没回神的功夫,眼前有什么一晃,两只手忽的捧住了她的头,陆文涛的吻便狂`野如兽一般的落了下来……

 

 

………………………..

 

后续内容更精彩!继续阅读全本内容,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