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线糊星的春天,来了?
2022-05-12
首页微信精选十八线糊星的春天,来了?

    


如果说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那么2022可以说是糊咖的春天。


短短几个月时间,前有刘畊宏带动全民健身热,后有07快男入驻蘑菇屋漫天飞梗,大家都在这个春天实现了再就业。



作为《向往的生活》的衍生节目,谁也没想到这个流量明星浓度为0,并且一共只有五期的散养综艺,会在日渐冷清的综艺市场一举冲出重围,口碑甚至超越了“正主”。


不得不说,老baby们可太会整活了。




01 一群寂寞又嚣张的人


虽然节目已经实打实有了热度,但如果不是在知乎上看到总导演的长文,观众的确很难想象这个项目有多穷。


从突发奇想去尝试策划,再到审核、立项、拍摄,最后正式上线,留给《欢迎来到蘑菇屋》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月,一切都很突然。


总之,全程一个大写的“没钱”。



据总导演赵浩在长文中所透露,因为是芒果首次尝试这样的形式,所以预算非常低,低到只有类似体量节目的10%-20%。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抠抠搜搜到处去蹭。


比如请不起专业的场工就用当地村民替代,拉了公司里的一群行政来做现场制片,还有只拿了友情价、刚拍完《向往6》就直接赶来的摄像组,以及动画组的同事熬夜加班的无私赞助,理由是“穷得实在看不下去了”。



在预算捉襟见肘的前提下,艺人们的通告费自然也寥寥可数。


幸运的是,当制片人找到有过合作经验的陆虎,希望能请0713(《2007快乐男声》13强)的兄弟们来撑个场子时,对方痛快地答应了,并在一个名为「快乐再就业」的群聊里迅速摇到了五个人——


他们分别是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和王铮亮。


至此,一档又穷又赶,嘉宾是六个糊咖,没有任何赞助的国产慢综,缓缓拉开了序幕。



由于几个人这些年私下一直有来往,兄弟之间感情都不错,对于录制的内容节目组并未过多干预,而是尽可能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


中间穿插一些小游戏,其中有个猜歌词环节,里面放了不少艺人自己的歌。


按制片人赵林林的思路,这part本该是体现团魂的时候,大家互相帮忙打打歌,顺便再来一把回忆杀。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六个人对彼此的作品竟如此不熟,纷纷直言“我的歌没那么红他们不可能会唱”。



游戏开始没半分钟就当场摆烂,全程听曲“过”声一片。


代表作品《高处太寒》。



代表作品《糊而自知》。



虽然歌没猜对几首,这段“过气偶像直面糊比现状”却让节目效果直线拉满,也因此成为《蘑菇屋》的第一波出圈内容。


后面的猜剪影更是让人笑得头掉,节目组抠图六个人参加《快乐男声》时的公式照。



看到十五年前杀马特的自己,如今已经人到中年的老boys吓得四处逃窜,连连发出鸡叫。


这种感觉可能比见鬼还难受。



有人一脸老实地解释当年的图都有修,有人的剪影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范畴。



张远的照片用处最大,直接被拿来挂梁子上辟邪了。



游戏环节玩玩闹闹,日常状态下的再就业男团也相当好笑。


一群人充分发挥了节目组抠门的传统美德,蹭饭之余把剩菜带回去煮面不说,

还用隔壁大姐家的插座给三蹦子充个电。



两杯酒下肚,原本话不多的陈楚生突然爆料,说自己在拍《有没有人曾告诉你》的MV时其实裤腰带都没系紧;


苏醒用湿厕纸擦脸,被张远的一套歪理说服了还乖乖道谢。



陆虎企图用软件与狗交流,当代男艺人因不舍会员费而看广告。


最后的结果是连狗都嫌。



看得出几个人是真熟,互相judge起来毫不手软,别人开玩笑都点到为止,他们是直接拿棍子朝着后脑闷。


王栎鑫:不要打球了我们来玩音乐(le)

张远:你有玩过什么红的音乐(le)吗



张远有首歌叫《嘉宾》,经常被用作婚礼专曲。

王栎鑫:你个婚庆歌手



第三期王栎鑫睡相不好,又打呼噜又踢人。


对此张远当胸就是一剑:这可能也是你离婚的原因吧



内娱终于有人玩离婚梗了!(不是


这何止是有点儿超过,这简直就是在超度。


就连之后的连麦直播里也一样,陆虎问如果有团综粉丝想看什么主题,粉丝说想看他们打架。


于是路虎表示:打架苏醒有经验啊



观众:?????????



当年的“快男斗殴门”闹得沸沸扬扬。


苏醒女友与2010快乐男声冠军李炜亲密照被曝,某次两人在演唱会后台相遇,二话不说就挥了拳头,还在微博上用藏头诗影射对方,好不精彩。


此后李炜口碑全无,同时苏醒开始被公司雪藏,一场闹剧到最后只剩下那句越传越离谱的“还是张杰关的门”。


没想到2022年了,这件事居然能以这样的方式在当事人面前被提起……


0713,我愿称之为内娱法外之地。



虽然从篇幅来看,快男的内容在《欢迎来到蘑菇屋》只占两期半,但对于观众们来说,似乎好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去看一部综艺了。


真诚的快乐才可以感染人。


在这群中年人的限定团综背后,是有笑有泪的青春,是少年相识的友谊,是彼此无所顾忌。


没有机械的人设,没有刻意的煽情。


当六个人在屋檐下并排而坐,一起唱着那首《我最闪亮》时,好像有谁的青春和风一起回来了。




02 神仙打架的彩铃时代


某种程度上,0713实现了内娱综艺的文艺复兴。


而随着节目热度的升高,观众们开始自发考古《2007快乐男声》,因为六个人的翻红,导致十三个人的底裤被扒。


论社死,快男才是永远的神。


那会儿的选秀节目还没太多花样,贵在真实,观众既可以欣赏他们在舞台上的表演,也能了解到选手们在私下里的各种样子。



比如经典老番《内裤の危机》。


当年快男13强封闭训练,大家带的内裤都不够,为此陆虎曾无奈地向导演组解释,自己一共就带了三条内裤,从分赛区一直穿到总决赛,中间忙着训练、通告、彩排、比赛所以根本来不及买,再不买就真的没得穿。


苏醒更惨,因为节目组规定不允许外出,只剩两条内裤每天轮流洗,三四个月下来布料都要洗烂了。



后来节目组想了个招,让选手们报自己的尺码,由工作人员统一采购内裤。


这个提议很快遭到了苏醒的反对,他认为内裤的尺码属于隐私,不方便上报。


节目组随后表示,既然这样那大家买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尺码,结果又有几个选手纷纷表示不愿意。



导演组不让外出,选手不愿保持码,双方就此僵持不下,最后急得彩排现场的粉丝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希望能帮自家偶像解决这次的内裤危机。


整个故事真是又惨又好笑。



还有充满羞耻感,谁看了脚趾都能抠出三室一厅的拉票歌。



比赛进行到全国9强时,节目组特意请来有47年从业经验的韩国造型师,为快男们设计全新的造型。


一顿操作猛如虎,抬头一看,每个人头上都能孵鸡蛋。


虽然在那个非主流盛行的年代大家都很tony风,但从选手们毫无生气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此时一切文字都是那么的苍白……



尽管造型潮到令人类风湿,但粉丝们的热情依旧。


作为男歌手/男偶像选秀节目的“祖师爷”,或许对现在的小朋友来说没什么体感,可在当年绝对是轰动一时,尤其有《超级女声》这个国民选秀在前。


在互联网还未普及的年代,每位选手是由观众拿手机发送短信,童叟无欺一票一票真金白银投上去的,自己投还不够,还会发动身边所有亲戚朋友一齐助阵。



选手们的彩铃下载量也被算作成绩之一,只是如今已成为时代的眼泪。


当0713六人在《蘑菇屋》提到当年的彩铃成绩时,弹幕上整齐飘过一片“彩铃是什么”的疑问。



快男曾红极一时。


尤其是07届作为第一波吃螃蟹的人,热度更是后面几届无法比拟,能在这个比赛中脱颖而出的,业务能力都是个顶个的毋庸置疑。


然而再红的偶像,也难挡娱乐圈更新迭代的冲击。


当年以一曲《有没有人告诉你》夺冠的陈楚生,因观念不合与公司产生恩怨,为一场官司拉扯多年;



当年的人气爆棚的亚军苏醒,因“斗殴门”被雪藏后再无水花。


前几年又出了因为看球太过激动把电视打坏的事,风评褒贬不一。



赛后一年,张远加入了至上励合组合,有过辉煌也坠过低谷。


前两年他还参加过101系的选秀,业务能力惊艳,但人依旧不温不火。


2020年出了《嘉宾》歌红人不红。



王栎鑫是0713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当年人气也很高,那首《可不可以忘记》多次成为彩铃下载榜top1,可惜之后音乐事业再无起色。


转型当演员参与过不少作品,唯一能留下印象的就是《最好的我们》里的路星河。



王铮亮曾是川音的老师,后来因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登上央视春晚,此后又消失在大众视野;



而陆虎则是几个人中事业较为稳定的,凭借一手厉害的创作本事,揽下了于正大部分电视剧的ost。


张杰的《看月亮爬上来》、古剑奇谭插曲《剑伤》等等,都出自陆虎之手。


其中传唱度最高的,莫过于2018年为《延禧攻略》创作的片尾曲《雪落下的声音》,还获得过年度金曲奖。


陆虎一心想念舞台,却成为“歌红人不红”的典型。


前几年《雪落下的声音》一度成为跨年神曲,出现在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上,可作为原唱的陆虎无人邀请。



时过境迁,总是令人唏嘘。


十几年后的今天,0713的选手们除了张杰、魏晨和俞灏明仍活跃在娱乐圈以外,其余大多都几经沉浮,最终淹没在无情的市场河流里。



03 再借他们一次东风


回忆杀总是动人。


0713再就业男团的出现,成功把观众拽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时的选秀很真实,也很真诚。


与近几年流行的选秀形式不同,“101”系主打经纪公司签约素人,再将练习生们组团送去参加比赛;



而以快男为例的早期选秀,则充斥着浓浓的“草根气”。


参与者都是素到不能再素的普通人,无论老少,自信你就来,真正实现了“全民造星”的愿景。



两种截然不同的选秀模式,自然也就决定了选手们在风格上的迥异。


我们无法单纯去评判其中一方是否「正确」,只能说在成熟机制的“101”系运作的几年里,尽管从偶像市场来看,人设丰满的练习生、精致的妆造和整齐划一的舞台模式,依然更趋于大众的标准化审美,但随着快餐造星的重复性与资本裹挟观众的程度加深,无疑是加快了流量偶像版图的瓦解速度,不少铁血秀粉都表示感觉疲乏。



而早期秀星身上剥离光环的真实感,则起到了在当下噤若寒蝉的娱乐圈中增添一丝活力的作用,令人倍感轻松舒适。


更何况从全开麦时代走过来的人,业务水平自然更具信服力。


他们糊而自知,不回避自己不红的事实,也不遮掩自己想要翻红的决心。


初代偶像的第二次东风已经来了。


尤其是近两年综艺市场对熟龄艺人青睐有加,又碰巧赶上“养成”和“耽改”双双扑街,想要赶着风口迎来事业第二春,或许不是痴人说梦。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记得“在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