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妒英才,医界之哀:殷长军教授与世长辞……
首页微信精选天妒英才,医界之哀:殷长军教授与世长辞……

殷长军(左三)在手术中

15日下午,希圈得知一个沉痛的消息:中国泌尿界战友、前辈,江苏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殷长军教授,于2015年6月15日13点50分因脑胶质瘤复发医治无效不幸逝世......

手握利剑治病救人技艺一路领先,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功德永留人间。——邢念增洒泪送殷教授!



希圈特刊此文,摘录江苏省人民医院先前的一篇报道文章,回顾殷教授对他毕生追求事业的想说的话

“医学发展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作为外科手术而言,医学发展总是朝着更小的创伤、更好的疗效、更加美观的伤口发展,不仅从生理上治疗疾病,也要从心理角度考虑手术对患者的影响。而对于泌尿外科而言,微创手术视野更好,而效果比起开放手术而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进一步缩短了患者的住院时间。”

为了研究而研究,为了写论文而写论文,为了开刀而开刀,都未免失之肤浅;殷长军坚信,医学学科、医疗技术的提升永远只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患者,服务于临床……


“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腹腔镜,从医学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微创手术将成为外科手术的主力军”。从2001年开始,殷长军和团队专家们就开始探索腹腔镜下肾癌根治术,改良腹膜外腹膜后淋巴结清扫术,摸索更好、更快、更精准的手术方式。殷长军说,从前,在世界泌尿外科大会上,一般都是外国人演示手术,结束后我们挤上去问这问那;而现在的情况完全反了过来,当我们演示完手术后,外国专家不仅有了惊讶、不可置信的表情,而且还不停地询问着手术的细节,这让我们由衷的自豪。

由殷长军带领的创新团队是临床结合基础科研,偏重临床,最大的特点体现在手术理念和手术技术的创新,例如腹腔镜下分支肾动脉阻断肾部分切除手术的理念和技术的形成是殷长军通过多年的手术总结和思索中摸索出来的,在减少肾脏的热缺血损伤,最大程度保护术后肾功能方面迈进了一大步。又比如腹腔镜下扩大范围盆腔淋巴结清扫的手术技术和改良腹膜外腹膜后淋巴结清扫的技术均是殷长军摸索出来的创新点,这些手术不仅即是泌尿外科难度最高的手术,又在此基础上作了突破和改进,对比西方人群寻求适合中国人群的手术技术特点。殷长军将自己的手术推广到了全国范围乃至世界泌尿外科舞台,影响广泛。殷长军在菲律宾、香港等作了手术表演,在新加坡,韩国,菲律宾,美国,德国,墨西哥等国家作了会议发言。

菲律宾东亚泌尿外科会议上,殷长军演示了腹腔镜下前列腺癌根治手术,他仅用1个小时高质量的完成手术,受到与会的日本、美国、韩国、奥地利等国专家赞叹。菲律宾泌尿外科专家表示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的前列腺癌根治手术,其手术的精细和速度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台湾的泌尿外科专家对大陆泌尿外科的快速发展感到钦佩,表示技术上很难赶超。

2009年在上海的国际泌尿外科大会(SIU)上,殷长军在大会上表演了分支肾动脉阻断肾部分切除手术,在手术解剖肾动脉分支过程中许多专家表示无法理解其含义,但当选择性阻断完美的切除肿瘤后,上千位在场观摩的国际泌尿外科界专家对其手术的高难度和创意再一次折服,手术结束后赢得了会场三次热烈的掌声。

2010年芝加哥的国际腔镜泌尿外科大会WCE上,殷长军为腹腔镜肾段动脉阻断肾部分切除术、腹腔镜膀胱癌根治加扩大盆腔淋巴结清扫术、腹腔镜腹膜后淋巴结清扫作了大会发言,该内容及手术视频作为大会的亮点多次出现在大会的总结中。

2010年殷长军在第二届香港微创泌尿外科大会上做了“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术”专题讲座,并在香港东区尤德夫人那打素医院完成了腹腔镜分支肾动脉阻断肾部分切除术表演,手术直播赢得了大会上百余位在港澳同仁及美国、菲律宾等专家的一致好评,对手术给予了“deep impression”、“world class”等评价。

作为一个外科医生,不能为了开刀而开刀,我认为所谓的技术创新必须要建立在实力水平与国外同行不相上下的基础上”。泌尿外科创新团队在初期并没有着急“创新”,而是反复阅读大量的国内外相关文献,派人到国外学习、交流。殷长军说,以前我们是追赶,在打基础,夯地基。只有把基础做好了,越往上走就越稳,最后可以走到金字塔的塔尖。相反,如果基础不牢就往上走,头重脚轻根底浅,是不会取得太大的成就的。

早在2000年,殷长军就为团队设计了发展目标,即在微创技术的支持下,着力发展输尿管镜技术、经尿道前列腺电切除术、经皮肾镜技术和一系列腹腔镜技术。当时,腹腔镜技术在国际上也是刚刚起步,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医学发展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作为外科手术而言,医学发展总是朝着更小的创伤、更好的疗效、更加美观的伤口发展,不仅从生理上治疗疾病,也要从心理角度考虑手术对患者的影响。而对于泌尿外科而言,微创手术视野更好,而效果比起开放手术而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进一步缩短了患者的住院时间。”殷长军大量阅读国内外文献,进行了细致缜密的研究,认为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在泌尿外科微创手术的难度、深度与广度上做文章,不落队。

为什么要不断地在世界上展示我的新技术,演示我的新技术?是为了证明自己吗?是单单为国家、为医院争光吗?不是,或者是不完全是。殷长军说,做一个好医生就要不断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而通过不遗余力地推广新技术,可以使更多的人受益,同时通过技术的交流也推动了学科的发展。如今,中国的老百姓不出国门就可以享受到国际上先进的医疗技术,这难道不是一种人生境界吗?

为了研究而研究,为了写论文而写论文,为了开刀而开刀,都未免失之肤浅;殷长军坚信,医学学科、医疗技术的提升永远只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患者,服务于临床……